一码中特富民网
《過春天》作曲專訪丨粗線條的電子樂如何表達少女的細膩
頭條

2019-03-19 15:32:44

少女另類成長

對于16歲少女佩佩來說,青春是一場有確定目的地的冒險。生活在深圳,學習在香港,身份成了最大的謎題。《過春天》這樣一部講述少女成長的電影是導演白雪的處女作,更準確地說是她的碩士畢業作品,整個片子的幕后制作團隊幾乎都是白雪曾經的03級同學。作為白雪曾經的同窗好友,如今的合作伙伴,作曲高小陽、李繽稱這次配樂工作就像是學生時期一起“玩”的作業,完全沒有壓力。

高小陽和李繽此前參與過多部不同類型的影片配樂工作,他們涉獵的音樂領域十分寬廣,音樂類型也非常多樣。刑偵網劇《無證之罪》使用了古典樂,《一出好戲》用了交響樂,《原生之罪》用了搖滾樂。如今又在《過春天》里大量使用電子樂。

《過春天》整體的音樂風格是用律動很強的電子樂作為客觀音樂,舒緩的鋼琴聲作為主觀音樂。電子樂本身營造出一種節奏氛圍,與佩佩非同尋常的冒險行為結合起來,竟生發出一種極為和諧的特別的藝術實驗風格。

拍電影網有幸采訪到兩位老師,盡可能還原《過春天》的幕后配樂創作過程。

p2543789013


音樂要不一樣

Q:如何確定《過春天》的音樂風格?

李繽:這片子的幕后團隊大部分是我們(北影03級)的同學,所以對制作過程很熟,很默契。一開始我們是在學校里和田壯壯老師一起看的,他想讓這個片子的音樂更不一樣,所以才選擇現在這樣一個方式。

高小陽總之出發點就是要不一樣。其實有很多特別的非常“葛”(北京方言:古怪、個性)的方式,現在這樣做下來感覺比較酷、好玩。算是碰上這么一個感覺,是化學反應碰撞出來的,而不是說能設計出來的。

李繽:我們做其他電影基本上都是導演要求什么樣就什么樣。這部電影因為大家都是很熟的同學,他們知道我們的水平,我們也知道他們大概需求。所以做的過程中,大家都在群策群力,你一句我一句,主動的想法非常多。不光是我們倆,包括聲音的馮彥銘老師,他也給了我們很多建議。

QQ截圖20190319145519

《過春天》主創

Q:導演跟你們的溝通方式?

高小陽:她沒有特別明確的要求,我們拿過去的東西她聽一聽對不對,給我們的發揮空間非常大。

Q:上學時候跟導演合作過嗎?

李繽:那會兒沒有。不過其實我們倆包括賀斌(《過春天》制片人,導演白雪的丈夫)、馮彥銘和樸松日(《過春天》攝影指導),就住隔壁宿舍,大家關系都非常好。

高小陽:我跟賀斌一起,給白雪當過錄音。我們都是從小玩大的朋友,合作方式已經很默契了。做的時候,也沒想到最后的視聽語言水準能有現在這個水平,能產生這樣的化學反應,也是沒有預料到的。

李繽:雖說這是一部院線電影,其實在我們看來就像一個學生作業,特別簡單。

p2533454165


定格起了決定性作用


Q:二位老師的分工是什么?

高小陽:一般來說,打擊樂部分關于音色的其實都是李繽來做。關于音樂的和聲走向,和音樂本質的東西是我在做。我一部分他一部分,配合非常默契。

李繽:他比較擅長音樂的情感部分,我比較擅長音樂的外在體現。

Q:怎么確定用電子樂的?

李繽:馬修在剪輯的時候有三個定格,給我們的音樂起到了決定性作用。如果沒有定格,會有很多的發揮余地,有了之后,就把整個節奏弄成一個非常明確的特別硬朗、利索的感覺。我們一開始看到定格的時候還挺別扭,后來根據這個節奏做音樂,慢慢找到了方向。

Q:導演第一次看就覺得很合適嗎?

高小陽:一開始實際上有一些猶豫,然后再細細體會覺得挺有感覺。后來導演和我們一塊聊音樂和定格的時候,想了三次定格的形容詞,來描述佩佩的一個心理變化。第一次是很驚奇地說:還有這種操作,原來還可以這樣。然后第二次是:怎么會這樣子。最后一次就更懵了。這是佩佩對于這件事的三次心理變化。

Q:定格畫面的貝斯出自馬修之手,還是你們的創作?

高小陽:最開始馬修從一首歌里面截了一點貝斯,我們把它做得更合理了點。

p2531864551


你聽到什么,就是什么

Q:如何用音樂來呈現佩佩的成長過程?

高小陽:這些音樂最終的本質是那段鋼琴聲,是真正能到她心里去的。其他的東西都非常客觀,代表了外在環境。那種不變的律動的東西,好像這個世界在一點一點往下走。

然后把女孩放到一個相對殘酷的環境里面。音樂一開始相對輕松,到最后下雨的那場戲最沉重,是這么一個變化過程。

Q:三次奔跑差別如何體現?

高小陽:第一次奔跑應該是第一次過關。那一段代表的就是一種興起,他塞給“我”一包東西,然后會怎樣?還是少女心。第二次應該是《Montage》那一段,她一個人在大街小巷轉來轉去。第三段是想補救,很矛盾的那種。沒有辦法,把自己陷到了一個困局里面。這三段是完全不一樣的。

李繽:第一段還是屬于傳統的電聲樂器,類似像搖滾樂這么處理,算是有點小清新的那種感覺。到第二段就變成稍微有點電子化了。到第三段已經變成更陰暗的感覺。整個情緒是一點一點向下。這個女孩她在干了這么一件不太好的事之后,內心的一些變化。

電子樂其實很難表現特別細膩的感覺。作為觀眾或者聽眾來說,你聽到這個東西想的是什么,它就是什么。它本身可能沒有你感受的東西,或者跟我們想表達的完全不一樣,也許我們根本就沒有想表達那么多感情。

高小陽:相對來說,我們選擇這些電子音樂還是比較古典、復古、老范兒的,幾乎沒有感情,只是有一個氛圍在那,然后一直咚咚咚……就像有規律的城市,規律的世界。

p2533454163


放棄傳統的電影寫法

Q:哪部分的音樂修改最多?

高小陽:改的最多的就是《Montage》。它既是我剛說的格式非常規范化的電子,但是有的時候對應畫面還要做一些小的改變。

李繽:佩佩已經融入到犯罪團伙里頭的那段,改的最多。她已經開始帶貨了,還轉過頭來沖鏡頭比劃一下“V”。

高小陽:比如說佩佩給水哥遞手機,導演希望在這兒音樂再起來一翻兒。像這些微調,其實在電子音樂的格式里面,沒有那么容易。

李繽:導演在做這個的時候,她也有過一些反對意見。因為這種音樂能表現的情感太粗線條了,小女孩那種內心細膩的感覺很難體現。她在這方面糾結過很多次,最后還是選擇了現在這種方式,放棄更加傳統的電影寫法。

高小陽:如果傳統的話,我現在覺得片子的整個氣質會被拽下來。

Q:阿豪給佩佩綁手機那段,一開始就計劃不加音樂嗎?

高小陽:從來沒想要放。有音樂只會攪和這段。

p2533454164


整體感覺就是“楞”


Q:開始配樂前有做什么準備工作嗎?比如實地考察。

高小陽:國外一般作曲都會去看一看,對我們來說去的很少。有的可能會去,但很少。

Q:作為男士如何更好理解少女心態?

高小陽:不管是少女還是少男,都一樣。

李繽:都是孩子。我們也是從孩子過來的。這個故事如果放在一個十五六歲的男孩身上,也成立。這跟性別沒關系。我們在年輕的時候也會嘗試一些明知是錯的事情,但是就想這么干。大家都有這種心情(經歷),沒有為什么。有的喝了酒之后去打架,也沒仇,就想找刺激。我覺得佩佩也差不多,就是想攢點錢去旅游。成年人會考慮犯錯成本,小孩不會考慮。所以就是楞,這所有東西想表達的就是“楞"

Q:有沒有借鑒哪些電影?

李繽:我沒想著借鑒什么,但是我在做的時候腦子里想的是《羅拉快跑》。但實際上處理手法不一樣,《羅拉快跑》整個片子太格式化了,不是《過春天》的范兒。

p2533454162


音樂只是一個解釋體系

Q:這個片子配樂大概做了多久?

高小陽:兩個月,算比較寬裕。量也不大,可以有很多時間去琢磨每一段的細節問題。有些量太大,我們就一段一段往下碼,沒時間回過頭來再看。

李繽:而且這個片給我們的發揮余地比較大。之前做其他片子的時候基本上都快,導演說這加一個 “哆”,一個“咪”,是這樣。

Q:比較喜歡導演提具體要求還是只給概念化的詞?

李繽:這不好說,主要看導演知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。不知道的話,就會把事情搞得很復雜。我不知道他想要什么就去做音樂,這種最可怕。

高小陽:我原來一直在想,在這種情況下,一定是我們做的東西不夠好。后來覺得是導演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。這東西真的不分好壞。

李繽:適合都談不上,音樂只是一個解釋的體系。你能不能自圓其說?我們把一個片子拿過來,往里貼什么音樂,只要前面和后面的音樂中間能夠解釋清楚,就是成立的。對于導演來說,他能夠表達出來自己的設計,我們就會干得很輕松愉快。如果他表達有問題,我們就會特別糾結。

Q:《一出好戲》難度大嗎?

李繽:黃渤非常知道自己想要什么,他太明確了。可能中間有一個音不對,他都能知道。我們自己發揮的余地會相對比較少,基本上等于一半是黃渤在做。我們做的時候,他會指導這加一個什么那兒加一個什么,不是聽完OK的問題。黃渤就站在后頭,說把這個聲音去掉,這來一鼓聲,他又是另一種典型。

p2533454160


對我們來說,就是學生作業

Q:會在片子里夾帶私貨嗎?

李繽:一定會。我們做的所有音樂都是自己喜歡的,不可能出現自己不喜歡的東西。

高小陽:先不說電影,我倆致力于在網劇里大力推廣搖滾樂,真的幾乎每一個都有。

Q:比較喜歡哪種類型的音樂?以配樂過的作品為例。

李繽:我們倆喜好不一樣。就電影來說,我喜歡《一出好戲》那個范兒的。

高小陽:我挺喜歡《過春天》,看著特別帶勁,就是一個標準的類型片。這片子也很學院派的,拍成長儀式。

李繽:其實《過春天》這個片子整個拍攝手法和音樂的應用,一點也不現代,特別像我們上學時候學的那些新浪潮的片子,音樂是90年代的電子樂風格。

后期好多都是我們同學一起做的,大家關系都特別近,最后弄成一個院線電影,對我們來說是一個特別新奇的事。

高小陽:對,就是很不可思議的。

李繽:我們大家其實在創作的時候基本上跟玩一樣,沒有感覺到任何壓力。

高小陽:比如說我說這個地方客觀,弄一大朋克怎么樣。行,弄完放上去就用了。

李繽:然后游艇party那場戲,他們玩的那兩首歌其實是我們自己瞎鬧的。其中有一個歌詞寫飛了已經,就是一個娛樂性的東西。

Q:《Montage》那段沒幾句唱詞,黃堯最后唱了幾句。

李繽:對,本來就沒打算唱,唱也是我們玩的。

高小陽:one two three是導演的想法,不是三個人過關嘛,就1、2、3。那段還挺好的。

p2531864555


《過春天》拍得很克制


Q:平時會看電影找靈感嗎?

高小陽:我什么電影都看,日本電影看的特別多。小津、山田洋次的電影都看的挺多。還是比較喜歡現實主義的。

Q:現實主義很少有配樂。

高小陽:對,我喜歡配樂少的。我還喜歡那種選很多歌的好萊塢的那種。

李繽:好萊塢現在很多電影全是歌,純音樂的很少。

高小陽:大部分就是大量的客觀音樂轉主觀音樂。情緒就待在那里面也不過分,也不多也不少。

Q:比較喜歡哪場戲的音樂?

李繽:小陽肯定喜歡那段鋼琴。

高小陽:另外我覺得下雨也挺好。蒙太奇那段律動非常厲害。

李繽:我喜歡下雨,還有第一次定格。

高小陽:其實我們本來想每一次定格,后面都把它續下去,后來發現續不了。后面跟著的東西沒給你續的空間。

李繽:鏡頭拍得非常克制。

高小陽:所有到佩佩要怎樣的時候,就好像馬上說:摸摸頭,沒事,是這種感覺。

p2549345405


影片《過春天》

正在熱映


歡迎分享觀影感受


相關鏈接

音樂是幫助電影講好人的故事丨專訪作曲家金培達




  
本文由 @頭條 原創發布于拍電影網,未經許可,禁止轉載。
分享到
0條評論 添加新評論
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| 立即注冊
相關推薦
熱門標簽 更多標簽 >
Top 一码中特富民网